土土

【周叶】喜欢两个人(上)

小乐清水子:

小祝昨晚下架了,感谢大家购买这本三无产品(无番无G无图((),后续通知请关注代理的LOF和微博,很多姑娘问的封面,等我也看到了会放上来的(


最近几天事儿比较多,还要写个G,先放参昼夜2的文混混更吧~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http://wx2.sinaimg.cn/mw690/eae7099ely1fhfk7i2wd1j20c84pg79u.jpg

【周叶】喜欢两个人(中)

小乐清水子:

昨晚忘了贴……




------------------




http://wx4.sinaimg.cn/mw690/eae7099ely1fhi00ahga7j20c81zymzi.jpg




4






次级联赛,顾名思义,就跟足球比赛中的甲A、甲B一个意思。叶修退役的那年,借了世界邀请赛的东风,荣耀联赛成了国家扶持的体育项目,在这几年里跃进式地向前发展,俱乐部越建越多,一个赛事已经盛不下那么多队伍了,再加上队伍和队伍之间,实力不均衡,贫富差距大,竞技的最大魅力——悬念,被逐步扼杀在荣耀晋升的阶梯之上。终于,经过一年多的运作,在周泽楷退役那年,也就是去年,荣耀次级联赛诞生了。


次级联赛取代了挑战赛的部分职责,吸纳了联赛降级队伍和部分实力孱弱的新生队伍,为了跟联赛的比赛时间错开,也取代了挑战赛线上比赛的时间。这么说来,次级联赛的决赛,倒是会挑,选在一年中气候最舒服的时候打响了。


第一届收官赛事,请来的嘉宾又是叶修和周泽楷,联盟也不出意外地派了荣耀元老级解说员出场,和他俩搭档。


平常比赛解说是不用露脸的,但是叶修和周泽楷来了,谁不露脸,他们也得露脸,让工作人员拍几张工作照,发到微博上去。所以他们是穿好戴好来的,进门前又让化妆师造型师打理了一下细节。周泽楷出镜,还是随时随地都能拉出去拍硬照的打扮风格,只是年纪渐长,越来越往成熟的方向去了,原来青春时髦的发型和着装,也被稳重干练的款型所取代。叶修就简单多了,只要显得精神就好了,既符合他自己的要求,又符合群众需要。


坐进直播间等候比赛开始的潘林,看着面前他职业生涯中两位最大的苦主,忍着旧疾复发的痛,半开玩笑地说,“叶神,周队,今天您二位得多多关照呀!”


这话当然主要针对叶修,多周泽楷一个人,跟没多有区别么?具体要怎么关照,他不方便说出口,总不能说,叶神你别乱开嘲讽,叶神,你别以你的水平来衡量次级联赛的新兵们……叶神,你别砸场子。


哎,只盼着叶大神自己懂吧!


叶修就如他所愿,一脸很懂地说,“好说好说。”笑得和蔼可亲,令潘林感到了春天般的温暖。


潘林没指望周泽楷能有什么表示,没想到周泽楷定定地望过来,望过来,盯着他看,他都要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长了什么东西了。


“周队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?”潘林问道,还拍了拍两边衣领。


周泽楷说,“不是队长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潘林擦汗,从无语到找话救场,他的反应也是很快,哈哈笑两声,说,“顺嘴了,解说惯了,我还没适应周大神您不在赛场的荣耀联赛。”


叶修在一旁拆台似的帮腔,“就算退役了,你在轮回人民的心中也是永垂不朽的。”


潘林眼见着周泽楷的注视由他脸上转移到叶修脸上去了。


周泽楷没记错的话,上次他和叶修去参观兴欣刚建好的俱乐部大楼,方锐握着叶修的手,也是这样诚诚恳恳地说的——然后被叶修一脚踢飞了。


这么闲聊了两句,时间到了,场馆里安静下来,比赛开始,一切都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套路,双方参赛队员入场,列队握手。哪怕是观赏程度稍逊一程的次级联赛,决赛的上座率也相当之高,从体育馆的二层望下去,几乎看不到大面积空闲的座位,潘林也是照例感慨了一下荣耀的蒸蒸日上,追忆往昔,展望未来。


介绍出战选手是解说员的活,用不着周叶这两位嘉宾,但是他们从未停止对荣耀最新鲜血液的关注,尤其是能打到决赛的,都非等闲之辈,潘林做着基础介绍的同时,这些小年轻的擅长风格、抢眼战绩,都像数据一样被提取打印出来,贴在了他们眼前。


决赛两支队伍的王牌选手分别是战斗法师和神枪手,这也是联盟邀请叶修和周泽楷来当嘉宾的原因之一。虽然叶修成就第四冠用的是散人,但是在荣耀粉的心中,叶修的战斗法师早就成为一个永恒的、不可磨灭的印记,成为对一个逝去时代的寄托。


而周泽楷直到退役,依然是人们心中无解的枪王,后起之秀不是没有,只是目前包括轮回在内,还没能出现一个神枪手全面到可以媲美周泽楷的地步。更有荣耀评论家煽情地撰文,王转身离去,将王冠抛向空中,厮杀过后,谁会成为即位的新王?


接收到周叶两人齐齐刷过来的不带感情色彩的目光,潘林才意识到,他介绍起这两位嘉宾介绍得如数家珍,滔滔不绝,没完没了,远胜于场上两队的王牌。他赶紧刹车。好奇怪,为什么,是因为太久没在赛场上同时提起前前后第一人了么,所以见到他俩同框,就忍不住怀念他那逝去的青春了?


“……好,话不多说,让我们关注第一场单人赛,战斗法师对神枪手!”全息投影的比赛场地上,枪响,斗气澎湃,两个角色遥遥相望,衣襟翻飞,颇有些决战紫禁之巅的气势。


次级联赛的程度,激烈有余,精彩有限,潘林的职业素养找回来以后,时机恰好地将技术性难题引导给周泽楷和叶修(主要是叶修),三人一唱一和,解说得其乐融融,瞧不出是第一次合作。


尤其是叶修,点评得十分照顾普通玩家观众,深入浅出,简洁易懂,没抖出什么让冯主席药药药的段子。关键是,人家解读战略意图的正确率高达百分百啊,这是潘林同志多少年都没享受过的待遇,没有打脸,没有伤害。换人的空当,潘林走了个神,想起同行们聊天时的感叹,说叶修大神没想象中那么难搞,采访他,你对他客气,他也很客气,有什么说什么(就是让人不太敢相信),你要是对他不怀好意,他能比你还不怀好意。


至于周泽楷,几乎要被观众遗忘在直播间的嘉宾席上了,可潘林身负不能让周泽楷被遗忘的重任,时不时地抛


几个问题给他。


潘林问,周神您觉得XX能完成一挑二么?周泽楷答,状态很好。


潘林道,他的对手状态也很好,现在两个人血量差不多,鹿死谁手真不好说啊,您怎么看?周泽楷道,嗯。


潘林说,比赛陷入僵局,就看谁能先行拿到赛点,周神的职业生涯中有过不少类似的局面,假如现在换了您在场上,您会怎么做呢?周泽楷想了想,答,强杀。


潘林,……。


比赛继续,两队寸土不让,争夺得厉害,单人赛事完毕,中场休息时,全场观众将气氛炒至最热,比拼着喊口号,团队赛在沸声中开锣。


数亿荣耀玩家的电视机和电脑音响里,潘林介绍了比赛地图,叶修天生带了几分散漫的声音接过棒,就地图上几个可以制造混乱的点,进行了简略的分析。


一顿话的功夫,两队同放出来探路的近战在一个死胡同口遭遇。狭路相逢,只好拔拳相向,转瞬间,一串你拆我挡的精妙连招晃过,潘林忍不住大声喝彩,为暂时取得上风的一方叫好造势,“哎呀!中了!漂亮!这一招真是避无可避,暗影斗篷可以解除缓慢状态,但是状态解除之后,已经没有空间以供闪避,除非使用滑铲技能向前避开,可惜没有职业能同时拥有暗影斗篷和滑铲两个技能,所以……”


“有的,散人。”周泽楷说。他被潘林放置了,这会儿突然出声,好像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似的。


解说时间是不可以冷场的,还好叶修出马,为卡壳的潘林解了围,尽管让潘林选的话,他觉得自己还是围着吧,挺好的。


叶修说,“老周啊,话也不能这么说,你举得例子太特殊,前有古人后无来者,算在内的话,太欺负其它二十四个职业了。”


潘林背后冒汗,内心狂嘈,大神醒醒,您这么说自己合适么?还有,老周是哪门子称呼?要命的是,他眼角的余光瞥到老周——周泽楷认同地点点头。


他比你大好几岁,你就这么安定地当老周了么!


潘林忽略了一个人们日常的习惯,叶修管周泽楷叫老周,说不定不是占口头便宜,而是人家关系铁呢?


还好还好,这个日后被当做网络段子广泛传播的插曲,是全场唯一一个令潘林产生晕眩感的插曲,时间飞走,比赛照旧,解说靠谱,胜负已分,主席颁奖,哈利路亚。


还有一个插曲,是只属于周泽楷和叶修的,只有他两人能尝出不同的味道来,所以就让他们掖起来偷着玩去吧。


插曲发生时,团队赛大局已定,进入胜队对负队残余生命的收割阶段,场上光影乱飞,数个技能音效声叠在一起,仍能听清子弹滑进枪膛的脆响,狙击枪抬起,瞄准,扣扳机,还没容人喘口气,又是“咔”得一声响,子弹再度上膛。


掌声响起,潘林的解说适时跟上,“选择很干脆啊,我们来看下技能条,这是……”


“双重控制。”周泽楷说。


“没错,是双重控制。神枪手的技能,周神肯定熟得不能再熟了……”


周泽楷的抢答,潘林很满意,很欣慰,等了一晚上,终于等到周泽楷完美的配合了。


他哪知道,周泽楷不仅完美地配合了他,还完美地调戏了叶修。周泽楷拿眼风扫叶修,意在让叶修回忆起昨天他是怎么在他身体里玩双重控制的。


“技能把握时机不错。”叶修淡淡地说道,看都不看周泽楷一眼。


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这么玩,其实叶修也会害羞的。他面皮上微微发烫,不过这事儿只有他自己知道。等了会儿,这个梗掀过去了,叶修眼神一甩,快速瞧了周泽楷一眼,才发现,原来周泽楷的目光,有一部分始终停驻在他脸上,等着与他的汇合。


周泽楷眨眨眼,轻轻笑了。


幼稚死了,小几岁的对象就是不能找。叶修打算等下把这话说给周泽楷听。